元宇宙当年吹的牛是不是一个个都烂了尾

2021年底开始火热的元宇宙,还未撑过自己的三年之痒,便早早成为昨日黄花。

元宇宙曾是科技界最热门的话题,无论是从业人员还是网民,都将其视为计算机的未来,也许也是生命本身的未来。

在元宇宙构建的未来美好愿景里,高山和大海不再是距离,每个人都可以在虚拟世界里遨游,随心所欲去穿越古老的城堡、繁华的商业中心、孤局海外的岛屿、银河上的太空飞船……

但元宇宙的门槛终究是过于高昂,以人类目前的科技能力远远无法迈过天堑,元宇宙最终成为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,最终被不断简化、分割成一个又一个小的项目。Web3、NFT、虚拟人、VR/AR、元宇宙游戏、元宇宙社交纷纷应运而生。

无数创业人前仆后继为元宇宙这把虚火添柴加薪,但最终一无所获,空留一个又一个的烂尾项目。

虚拟房产雪崩

2023年的房价,终于崩盘了……只可惜,这个房价既看不见,也摸不着。

前年11月,著名音乐人林俊杰作为元宇宙最早的铁杆粉丝,斥巨资12.3万美元(约84.5万人民币),在元宇宙地产销售平台Decentraland平台上购买了三块虚拟地皮。

而根据元宇宙分析平台WeMeta平台数据显示,林俊杰购买的这三块虚拟地皮,当前估值仅约1万美元(6.8万元人民币),浮亏近91%。

仅仅过去了17个月,这块84.5万的房产就暴跌了91%,林俊杰喜提微博热搜,随后发文调侃自己称:听说最近很多人想帮我理财!

这一番言语之下,也是间接承认了元宇宙虚拟房产是个彻头彻尾的大坑。

据了解,元宇宙房地产或者说虚拟房产,是元宇宙走红后第一个孵化出来的消费场景。这个概念灵感来自于1992年的科幻小说《雪崩》,书中描述未来世界,人们以虚拟形象在一个与现实世界平行的三维数字空间实现社交。

知名炒币玩家Decentraland就盯上了这个故事,Decentraland构建了一座虚拟城市,基于区块链的元宇宙拥有俗艳的色彩和九十年代风格的图形,有绿色桌布的赌场、奢华的艺术画廊、昏暗的酒吧、售票的和隐蔽的声色场。

依托于看不见的城市,Decentraland从2020年12月至2021年12月,一年内提升了3300%的流量,并成功让自己的代币MANA价格上涨了4100%以上。

在Decentraland的自我描述中,这座虚拟之城将成为下一个大型社交网络、一个繁荣的商业城市以及一种新型空间互联网的门户。

而林俊杰就是被这样的故事所打动,花费12.3万美元在Decentraland购买了黄金地段的虚拟别墅,并在家中摆放多幅高价购买NFT产品,包括无聊猿、蒂芙尼的NFTiff等。林俊杰多次表示期待有朝一日,可以实现在元宇宙别墅之中开演唱会。

最终随着元宇宙的热潮退散,虚拟房地产成为一个崩塌的项目。

由盛转衰的NFT

当元宇宙囿于技术难以前进时,Web3开始成为简易版元宇宙,以下一代互联网为噱头,一度成为资本造神新概念。根据Messari统计,在2022年Web3公开的投资项目共1769个,同比涨幅30%。

Web3的核心逻辑是使用区块链技术,形成去中心化和点对点交易的网络生态,而NFT(Non-Fungi-bleToken,非同质化通证)就是Web3的具现化产物。

2022年1月,周杰伦推出NFT作品Phanta Bear(幻想熊),上线5分钟售出3000个,收入约6200万元;半个月内,幻想熊NFT交易量就已经超过5亿,成为打响国内NFT的第一枪。

周杰伦也在用自身名气和流量,为国内对NFT一知半解的网友们做了一波用户教育,让NFT在传播扩散的广度和深度上都得到提升。

腾讯旗下数藏平台幻核推出的敦煌飞天系列NFT数字藏品,发行均价不过百元,到了2022年年中却一度被叫卖到1.5万元以上。

整个2022年上半年,NFT数字藏品都陷入一种狂热的躁动,国内各平台藏品基本上线秒没。

但NFT过于火爆就导致鱼龙混杂,很多人压根不理解NFT设计的初衷,只是为了快速进场捞一波快钱。这导致NFT的技术标准没有统一,市场上存在大量的不同标准的NFT,极其不规范和不透明,甚至还存在着大量的假冒伪劣的NFT和欺诈行为。

甚至一些平台开始大批量低价购入图片,不上链铸造,直接翻倍卖图,只求割一波韭菜离场。

再加上NFT本质上与虚拟货币非常接近,90%以上的NFT交易平台均使用虚拟货币支付,这就导致NFT的实际价值与虚拟货币紧密相连。当虚拟货币开始崩盘,NFT也将自身难保。

从2022年下半年开始,随着美联储的持续加息成为导火线,迅速引爆虚拟货币暗雷,市值接近200亿美元的Luna直接崩溃;到了2022年11月全球第二大加密货币平台FTX被爆挪用用户资金、背负债务危机,不到一周就宣布破产,虚拟货币价格暴跌。

就连最坚挺的比特币,单币价格也从2021年11月的6.8万美元,跌至2022年11月的1.6万美元。

多重因素相加,最终导致Web3被资本抛弃,各大平台陆续关闭叫停,逐渐失去了市场声量。

难以维持的VR、游戏和社交

成也元宇宙,败也元宇宙的赛道还有很多,例如VR技术。

VR作为元宇宙的大门一直备受互联网巨头的青睐,Mate三年烧空上百亿美元,依然难以实现VR技术上的突破。生产出来的VR设备压根无法当做元宇宙入口,只能充当游戏设备和观看影视上使用,严重缺乏足够有吸引力的生产力场景。

据统计,2022年全球AR/VR设备出货量下跌超12%;其中美国VR可穿戴设备年销售额同比下降2%至11亿美元。

专业用户看不上,普通用户不想买的VR设备,陷入销量告急、需求疲软、库存高企的窘促。无奈之下,以Meta、Pico为首的各大VR厂商纷纷打折促销,以降价换销量。

比起数以亿万计的研发费用,VR设备仅靠C端卖出的设备,仅仅只是杯水车薪而已。

VR赛道摇摇欲坠,依赖VR设备的元宇宙游戏和元宇宙社交也濒临崩溃。

最早炒作元宇宙游戏的是Roblox的沙盒游戏,借助元宇宙的东风,Roblox成为一个拥有超过5.8亿的注册用户,每天活跃用户超过5800万的超级平台;并在2021年3月10日,元宇宙平台Roblox在纽交所敲钟上市,成为名副其实的元宇宙第一股。

但到了2023年4月,Roblox不管是每日活跃用户人数还是用户游玩时长都双双下跌,股价也随之大跌12.01%。

不止元宇宙游戏,元宇宙社交平台一度是社交领域积极转型的风口,曾用20天冲上App Store下载榜第一的元宇宙社交APP啫喱、小冰公司的小冰岛、字节跳动推出的抖音仔仔、天下秀的虹宇宙……

无论是互联网巨头,还是刚起步的创业公司,都在卷进元宇宙社交这条看似有无限可能性的赛道,但最后却都不了了之。

在国内,网易解散了元宇宙MMO游戏的花火事业部;字节下架了元宇宙社交App派对岛;快手的元宇宙业务全景视频宣告暂停,负责人离职;百度的息壤暂停、Pico裁员15%……

在国外,微软将成立只有四个月的微软工业元宇宙团队完全解散、XR业务部门直接解散,相关团队的员工均已被解雇;Meta计划裁员超11000人,占员工总数的13%;迪士尼已撤销开发元宇宙战略部门……

以ChatGPT为代表的AIGC冲击下,元宇宙逐渐沦为食之无用的鸡肋,成为大厂们优化的首选项。

如今ChatGPT有多火爆,元宇宙就显得有多落寞。